返回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您好,欢迎访问七签名空间设计! 今天是: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首页 > 新闻动态 > 常见问题解答

专注空间设计七签名浅析户外儿童活动空间设计

发布者:七签名空间设计 发布时间:2018-3-16 12:04:06 点击次数:553 关闭
      本文在七签名设计-儿童活动空间设计公益活动以及相关理论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以年龄和心理分段理论作为被动指导儿童活动空间设计的低效性和低科学性,需要以不同形式的儿童教育作为主动指导儿童活动空间设计的理论基础。

并引出以自然教育、艺术教育、趣味教育以及体育教育四大类作为户外儿童活动空间主要的思考范畴,使得儿童教育室内与户外互补联动起来,同时也从理论上将儿童活动空间设计引入主动创造的过程,让设计师能更多在儿童教育理论和实践里获得创作灵感。

【引言】:
毋庸置疑,户外儿童活动空间在城市中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一方面我们欣喜地看到各地都在大规模建设儿童公园、儿童游乐场、儿童活动设施,大量NGO、公益组织也都纷纷视野关注到儿童在城市里的健康成长。

另一方面,我们也比较失望地看到大量的户外儿童活动空间不如人意,不少有关儿童的活动已渐渐移至室内,尽管室内能提供很多户外无法提供的保障,但这也无形中剥夺了儿童们走向户外、走向自然、走向社会、走向开放、走向惊奇的可能。当然,这些现象可以用快速城市化进程中难免粗制滥造、难免顾及不周进行解释,但在儿童活动空间设计理论界、儿童活动产品研发仍就未能找到很好的办法来指导实践。

本文是在七签名空间设计与上海市科学育儿基地举办儿童活动空间设计公益工作坊基础上形成的,四十余位少年儿童参与了这次工作坊,包括了儿童活动空间情景剧、儿童活动空间优秀案例与理论探索讲座、儿童活动空间设计工作坊、儿童活动空间手工模型制作四个环节来进行。

在已有儿童活动理论研究基础上,这一系列相对深度的活动策划应该说在理论探讨的方式上有一定新的推进。以此规模和儿童活动工作坊、情景剧进行儿童活动理论研究探讨,在国内尚属先例之一。这也正是支撑本文在儿童活动空间设计理论领域发表观点的基础,也希望获得更多专家学者更多交流探讨。

【儿童活动空间设计现有研究概述】
有关户外儿童活动空间设计的研究是很多的,国内相关知名研究机构均基本都做过研究。以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院为主编的《景观设计学》杂志于2012.04做过一期以“儿童空间与活动”为主题的专辑,其中收录关于不同年纪儿童活动差异的总结,以及大量优秀的儿童活动空间设计的案例,如美国田纳西州谢尔比农场公园林地探索游乐场、德国舒尔伯格雕塑游乐场、丹麦哥本哈根雷夫盖德广场等等。

对父母依赖减少,喜欢和朋友在一起,充满幻想,想象成小说影视剧人物,对小团体忠诚,喜欢机械和电器装置。
该期杂志在介绍了国外优秀儿童活动空间设计的同时,也引进了大量先进的概念和游乐设施,如自然游乐园、窝巢等儿童活动设施。

【现有研究总结】
(1) 现有观点认为:儿童年龄与心理影响成为儿童活动空间设计的主要依据,也基本形成共识,从上述几个知名的研究机构的年龄分段与归纳总结来看,尽管在称谓和年龄的细致划分上略微有些偏差,但实质的分类应该说是相互认同的,上述几篇文章在论据和论点上存在着较大幅度的重叠。

(2) 儿童活动设施分类体系比较混乱,准确地说不存在明确的活动设施分类。因为从儿童年龄和心理差异出发是难以与活动设施对应上,因此,从年龄和心理差异为主导的分段形式,通常只能以罗列的方式进行活动设施归类。

如前文中幼儿期玩水、沙土、橡皮泥、涂画等,并且在学龄期依旧包含了玩水、沙土之类的活动,这就说明在最关心的儿童活动空间和设施方面,之前的研究分类是失败的,罗列意味着不可穷尽、重叠意味着价值评判混乱,这都是一个科学分类体系该避讳的。

【现有研究反思】
(1) 以儿童不同年龄和心理差异作为儿童活动空间和设施的分类依据,存在着不能有效指导儿童活动空间和设施的,那么怎样的分类标准可以来弥补现有分类体系?

从以儿童年龄和心理特征为出发点的分类方式可以看出,这种方式更多倾向与对儿童自然属性的尊重和探索,应该说是一种被动的适应儿童的生理和心理发展,也可能陷入无休止的科学理性中去,当然这并不等于否定对儿童年龄与生理特性的探索。

就儿童活动空间而言,本质上更多是一个成人和设计师对儿童成长历程的主动干预,这也正是用被动年龄和心理适应理论所不能解释的,实质是需要一个主动的理论去指导儿童活动空间这样主动干预活动,这也正是本文的核心观点。

众所周知,针对儿童整个成长期,最重要的笔墨和主动干预是教育,户外儿童活动空间同样作为一个主动的过程,如果忽略掉教育,实际也就丢掉了理论根基。有别于儿童室内教育,如家庭教育、学校教育,户外儿童活动空间所起的教育职能从内涵上应与整个室内儿童教育保持一致,如学校教育会教授儿童自然教育、艺术教育,那么户外儿童活动空间也应承担起同样的职能,只是户外儿童活动空间传达教育的方式和室内有很大差别。

户外儿童活动空间所起的教育职能则更需要强调教育的娱乐性、教育的创意性、教育的合作性,也只有让室内教育在户外再度强化和趣味化,完成室内与户外教育的互补,才能让儿童对教育的接受变得主动,这样的室内与户外联动互补的教育形式,也能更好地将知识内化品格,将知识内化为能力。

当以儿童教育为重要职责的户外儿童活动空间,就不仅是被动地适应儿童年龄和生理发展要求,将大大释放成人和设计师的主观能动性,一切有益于儿童成长的教育话题都可以在户外空间里得到创意地、有趣地表达,设计师们关于儿童活动空间设计的想象力将得到极大的释放,儿童们也将在户外将枯燥冗长的学校、家庭教育变得生动有趣,这样的局面给人无限的遐想和期待。

【户外儿童活动空间可能的教育类型】
对户外儿童活动空间以儿童教育为出发点的分类体系,是验证这种分类形式科学性和有效性的方法,正如前面论述以年龄与心理发育为出发点的分类方式不尽科学一样,所以笔者希望能得到更多关于这个分类体系的讨论和更正,一起促进它变得更加完善。

笔者现总结出自然教育、艺术教育、趣味教育和体育教育四大类,通过户外儿童活动空间和设施将这四大类教育体现出来。

【自然教育】
儿童缺失症越来越成为严重的现象,自然教育也就随之频频走进人们的视线和生活。城市昆虫、城市鸟类、城市乡土植物、城市自然过程等等一系列的逐步消亡,也使得自然教育、自然体验变得越来越困难,这对儿童的全面成长产生的负面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户外儿童活动空间恰是有机会、甚至是极少机会去尽可能还原自然、让儿童们在户外儿童活动空间中去完成自然教育。诸如自然游乐园中的摸鱼、抓虾、爬树、自然拼图、野花采集、夜间观赏昆虫、观赏星象、树屋体验鸟一样的生活、自然河道游泳体验鱼的生活、种植瓜果蔬菜,等等一系列有关自然教育的内容兴许都能在户外儿童活动空间里找到合理的表达方式,这里很多是超出儿童年龄与心理理论为依据的项目范畴的。

【艺术教育】
提及艺术教育,可以列举一下:音乐、美术、雕塑、书法、表演、钢琴、架子鼓等等一系列多以室内为主的教育形式,这些教育形式能否在户外儿童活动空间得到体现,事实上这些形式能在户外得到体现,也能获得更多的认同和青睐。

儿童在理解艺术时就不再是一个需要逼迫、需要头悬梁锥刺股、需要十年隐忍仅为一朝成名,摧残儿童快乐童年的活动,它将变成一个游戏、一个户外交友的场所、儿童们在愉快的童年里完成了艺术的熏陶,也为将来主动热爱艺术播下种子,这是户外儿童活动空间该为艺术教育起到的作用。

试图列举一下户外儿童活动空间可能出现艺术教育形式:户外鼓、户外琴键、户外风铃、涂鸦墙、沙雕、枯叶拼画等等。

【趣味教育】
趣味教育,其实笔者更愿意将其称之为情趣教育(interesting)和幽默(humor)教育,翻译成俚语,“有意思”、“好玩”,之所以对孩子进行趣味教育,并非为了让他们有一个开心的童年,这仅是一个表象,而是通过趣味教育让儿童们养成“有意思”、“好玩”性格,这是趣味教育的目的。

从这个角度去看儿童活动设施,可能这些设施曾经是“有趣”、“好玩”的,但不一定代表现在依旧“有趣”“好玩”,甚至有些儿童活动设施打安装之日起,就已经意味着“没意思”、“不好玩”。有设施不代表“趣味”,这可能是大多数儿童活动空间中惯有的例子,也是为什么小朋友们不买账的原因。

相对户外儿童活动空间在自然教育和艺术教育,户外儿童活动空间中对趣味教育的投入是多的,也正如前文所述,将儿童活动设施等同于趣味应该说是主要的问题,并且很多设施的儿童再开发性缺失,一个一层不变的游乐设备终究是会被小朋友玩腻的。
攀爬、滑梯、登山、攀岩、蹦床、秋千、旋转梯、窝巢、戏水等等属于此类。

【体育教育】
跟着一句体育广告词:更高、更快、更强,也就是反映出在高度、速度和力度方面的追求都可以视为体育的内涵,同时体育中的团队精神也是户外儿童活动空间的追求。

这样的体育活动除了传统的篮球、乒乓球、羽毛球、足球之外,一些新兴的蹦床、轮滑、滑板、攀爬、跳跃等运动也在渐渐受到欢迎,这也是户外儿童活动空间不断变换形式体现更高、更快、更强的体育精神。

【结语】
本文在儿童活动空间公益活动以及相关理论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以年龄和心理分段理论作为被动指导儿童活动空间设计的低效性和分类体系的低科学性,需要以不同形式的儿童教育作为主动指导儿童活动空间设计的理论基础。


并引出以自然教育、艺术教育、趣味教育以及体育教育四大类作为户外儿童活动空间主要的思考范畴,使得儿童教育室内与户外互补联动起来,同时也从理论上将儿童活动空间设计引入主动创造的过程,让设计师能更多在儿童教育理论和实践里获得创作灵感。

本文章由儿童活动空间设计提供。